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驴行者户外旅行网-专注国内特色旅游!

查看: 2858|回复: 0

[最北漠河] 漠河文明的源头—胭脂沟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6-13 22:37
  • 签到天数: 1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181

    主题

    309

    帖子

    228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8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5-4-11 16: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末民初学者林传甲曾赋“漠河夙称黄金国”诗句。来到漠河,这条让漠河以“黄金国”名震四方的胭脂沟是不能不看的,它是漠河文明的源头,也是内涵丰厚的文化。据说,电视剧《闯关东》中淘金的场面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在从北极村返回漠河县城途中,汽车拐上了一条岔路口,不一会儿便停在了一个叫金沟林场的山坡上。路边有几排林场工人居住的房子,像是林海中的一座孤岛,坡下是一条干涸的宽阔河道,河道里的沙砾一堆堆,七零八落地沿着河床铺展开来,一眼望不到头,让人感到苍凉。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老金沟(采金人把有金的河流称之为沟),又叫胭脂沟。据说这里的沙土已被淘筛过几十遍,至今仍可以淘到黄金。为了恢复生态环境,近年政府下令停止采金,从而结束了百余年的采金历史。
        完全看不出来,这里百余年前竟是一个喧嚣闹腾之处。自19世纪80年代初这里发现了狗头金,一时间,俄罗斯等数十个国家的淘金者蜂拥而来。据沙俄政府财政部编写的《满州通志》记载,到漠河采金的俄罗斯人全盛时达15000人,10年间盗采黄金14万两。在沙俄政府怂恿下,俄国的盗采者一度宣布成立“极吐尔加(漠河别称)共和国”。
        清政府终于忍无可忍,委派原长春知府李金镛为漠河矿物总局督办,驱逐了盗采者,于1887年创办了漠河金厂,“造屋七百余间,立窖五百余所,工商列居,俨同重镇,风声四播,遐迩悉闻”。所采黄金送至朝廷,慈禧太后见这批贡品足够宫廷胭脂花销,一高兴,将老沟金矿封为“胭脂沟”。
        显然,这种说法不太符合情理,朝廷花那么大操持夺回金矿,岂止为了几个胭脂钱?我宁愿相信另一种说法:就在老金沟成了淘金男人的天下,淘出大量黄金的同时,也招来了大批为生存所迫的妓女。最多时妓女上千人、妓院上百家,除中国妓院外,还有日本妓院27家,俄罗斯妓院24家。每天早晨上千青楼女子梳妆打扮所用的胭脂散落河面,香飘十里,正所谓“渭流涨腻,弃脂水也”,于是,老金沟又换了一个暧昧的名字“胭脂沟”。解放后政府觉得名字不雅,于是又改名金沟。
        坡上有中国近代采金史上的开山鼻祖李金镛的祠堂,堂前一块石碑上书有“金圣”两个金字,山脚有长阶通到门前。祠堂背靠青山,苍松掩映,绿草茵茵,显得庄严肃穆。整座祠堂为木质结构,雕梁飞檐。正堂内供奉着李金镛的塑像,脸庞瘦削,目光低垂,温和中带有几分威仪。两侧楹联写着:

        开矿安边兴利功业迈古今;
        义赈求实恤邻德政昭宇宙。

        上面横匾上书有“兴利实边”四个字。左右是李金镛的生平及《御赐祭文》。正堂两侧对称的东西厢房为展厅,展示着漠河金矿的发展史、采金的工艺流程和使用的机器、工具等文物。其实,李金镛创办的漠矿远非一条胭脂沟,而是上下3000里金子镶边,先后数万名矿工淘金。
        身临李公祠,我油然而生敬意。李公德在人心,功在爱国,力尽于民。他的忠贞爱国精神使沙俄也“深服其威”,并送他“一只虎”(知府的谐音)的绰号;他以办矿而固国防、兴边疆,铸就了漠河金魂,是满清政府腐败官场中少有的良吏;他以20万两的商股在蛮荒之地,成功地创办了中国近代洋务运动中一个大型企业,是近代民族实业的先驱者,其贡献如漠河金矿的金子闪闪发光。他常对身边矿友说:“吾生一日,为国效力一日,除死方休。”袁大化接任总办清理矿局帐目时发现,1887、1888两年,李金镛没有在矿局里支取薪水。李公在胭脂沟畔为自己树立起一座高大的丰碑,也堪称今天某些自诩人民公仆的楷模。
        走出祠堂,我站在山坡上久久遥望着胭脂沟,陷入了沉思中。我想的不是黄金给人们带来了什么,而是这里曾发生的故事。在中国版图的金鸡之冠上,不仅留下了采金工人的血和汗,也留下了妓女们的胭脂、血泪和白骨!我相信,每一个怀揣淘金梦来到这里的人,背后都是一段悲欢离合的人生。但如今这一切都已烟消云散,那片隔在历史尘垢后面的瑰丽与辉煌,已难以追寻。
    金钱和美女总是紧密地连在一起的。可以想见当时的情景:在这“孤悬绝塞”的偏僻一隅,那些从远处招来的壮年汉子,过着没有女性的生活,性饥渴达到了极致。巨大的市场,加上黄金的诱惑力,于是,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出现了庞大的妓女群。夜晚,淘金汉们用劳动所得的一部分到妓女那里寻找暂时的欢乐。妓女们更是迎来送往,日日欢歌笑语,陪着这些远离亲人的男人们度过慢慢离去的时光——青春就这样悄悄地远去。斗转星移,妓女们年老色衰,又无家可归,最后在贫病交加中相继死去……想到这里,我对她们陡生悲悯的同情之感,也让我想到了南宋天台营妓严蕊的一首词: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卜算子?不是爱风尘》)

        这首词不正好也反映了胭脂沟妓女们堕落“风尘”的不幸遭遇和渴望自由生活的心声吗?听说距这里数里之遥就是妓女坟,只有一片荒冢和几块白骨。盗墓者以为她们浑身是金,然而撬开棺木,发现妓女身上什么也没有。其实,淘金汉与妓女的黄金都被把头盘剥净光,他们同为天涯沦落人。
        妓女,这个人类社会中的特殊群体,总是为世人所不齿,而又没有哪朝哪代真正使其消失。历史上,南方有条被称为胭脂河的秦淮河,北方有条被称为胭脂沟的老金沟。但细细想来,一河一沟同为妓女,两地却真正有别。在秦淮河的胭脂红粉堆中,是达官贵人和贪官污吏在此寻欢作乐,是腰缠万贯的商人们在此打发时光,是文人骚客们在此追求刺激……可谁认真想过那些被揉躏被侮辱的女性?从史料中可以看出,胭脂沟的妓女在这里并没有受到歧视,而是被万名矿工众星捧月、百般呵护。对孤独、疲惫的淘金汉来说,沿沟的胭脂粉楼是他们的精神栖息地,因而他们不同于那种世俗中的寻花问柳的男人,而要多一份真挚,多一份质朴。这里的妓女们更像是这些男人的“妻子”,因而比山外烟花之地的妓女们少了一份势利、世俗,而多了一份真诚、朴实。在如此艰辛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淘金汉与妓女之间已经不完全是一种金钱交易,而是一种建立在生存基础上的生命支撑,其中少了些龌龊与肮脏,而又不乏一种人性的内涵。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愿称胭脂沟的妓女为妓女,而是称其为女人。在胭脂沟女人的内心深处渴望着对男人的依赖,而这些男人的疲惫和内心的苦痛也更需要女人来抚慰。我想,在胭脂沟的砾石堆里一定埋藏着许多男人与女人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的故事,只是没有书生留下记载,不为人知罢了,不同于秦淮河有那么多舞文弄墨的人写出多部书来,仅“秦淮八艳”的风流韵事就写不尽、道不完。
        我此行无暇去凭吊妓女坟了,但我能够想象出那里的荒芜与苍凉,陪伴胭脂女们的也只有几朵野花、几声鸟鸣和呼啸的北风……


    1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与登陆
    报名流程
    付款指南
    常见问题与解答
    扫一扫 惊喜不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